丁善德和馬勒隔空“相會”,指揮餘隆希望跨越東西方

澎湃新聞記者 廖陽 實習生 旺珍

2021-01-15 09:21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我和愛人來相會,
盼他送我一枝紅玫瑰。
哦!
沒有玫瑰,沒有玫瑰,一團圓圓的向日葵。
……
啊!
他送我這一團向日葵,
這蜂窩一樣的向日葵。
啊!
愛情的甜蜜在這裏面,
他教我種在窗邊。

……
和記者們講到丁善德作曲、鄒荻帆作詞的藝術歌曲《愛人送我向日葵 》時,指揮家餘隆忍不住打開嗓子,哼了起來,“小曲子講大故事,物慾橫流的今天你很難體會這種樸素單純的歌詞,充滿着愛的甜蜜,充滿着熾熱的情感,你懂得了生活裏的美,會帶着感恩的心去感受美。”
1月15日晚,在餘隆帶領下,上海交響樂團將獻演馬勒、丁善德的作品。二人曾在1911年隔空“相會”——馬勒去世於1911年,丁善德出生於1911年,在兩位作曲家的紀念年,餘隆希望二人跨越東西方,來一場生與死的對話,他還罕見地強調,“這是一場特別文青、相當文藝的音樂會!”餘隆和上海交響樂團在排練

餘隆和上海交響樂團在排練

當晚的演出作品包括馬勒的《第五交響曲》、聲樂套曲《呂克特之歌》,以及丁善德的藝術歌曲《愛人送我向日葵》、聲樂套曲《滇西詩鈔》、中國民歌改編作品《槐花幾時開》《太陽出來喜洋洋》《可愛的一朵玫瑰花》《瑪依拉》《想親孃》,男中音沈洋、女高音黃英加盟獻唱。餘隆和沈洋

餘隆和沈洋

馬勒是作曲家,也是指揮家。他出生在波西米亞一個底層的猶太家庭,旅居他國的自卑、多重身份的交織,讓他自覺為無家可歸、不受歡迎的“陌生人”,悲愴失落的情緒充斥着他的一生,而悲劇與死亡是他的音樂創作繞不開的主題。
馬勒的聲樂套曲《呂克特之歌》包括五首歌曲,以德國詩人呂克特的詩為歌詞創作。1901年,馬勒大病一場,幾乎喪命。經過了死亡的煎熬,他對生命有了更加真切的認識——《呂克特之歌》中的《我已消失於世界》《在午夜》均創作於這一時期,色彩幽暗感傷,表現了他對命運瞬息無常的無奈心情。
“人在夜半醒來思考人生的前景,很感傷,《呂克特之歌》常給人這種感覺。”早年,餘隆在德國留學多年,對德奧作品感情尤深,對馬勒的作品更是情有獨鍾,“他是一個很矛盾的人,始終在糾結中,矛盾的心理狀態在作品裏很明顯,甚至神經質。他畢生都在音樂裏尋找精神慰藉。”
“馬勒的作品是對人性的痛苦思考,丁善德的作品是對人性的詩意讚美,一個出世,一個入世,一個是對未來的嘆息,一個是對生活的憧憬。這種對話特別有意思。”餘隆這樣形容兩位作曲家的不同。
丁善德是鋼琴家,也是作曲家。出生於魚米之鄉江蘇崑山,他從小自學琵琶、二胡、三絃等樂器,為他一生鍾情於民族風格音樂創作埋下了種子。餘隆和丁善德

餘隆和丁善德

1950年代初,懷揣對中國傳統民歌的濃厚興趣,丁善德開始集中研究和改編民歌。這些歌曲分別取材於四川、新疆、雲南民歌,保留了民歌意境和地方風格,結合了富含地域風格的歌詞,在伴奏上則融入了西方創作技法——《槐花幾時開》《太陽出來喜洋洋》《可愛的一朵玫瑰花》《瑪依拉》《想親孃》,均創作於這一時期。
藝術歌曲《愛人送我向日葵》完成於1962年,詞作者鄒荻帆,表現了一位姑娘收到下鄉勞動的青年贈送的向日葵後,內心的喜悦和思念之情。
聲樂套曲《滇西詩鈔》寫於1984年,歌詞選自戴洪麟的五首詩歌。五首詩歌描寫了滇西的五個風景點,丁善德用跳動的音符,移步換景,繪聲繪色了滇西邊陲的俊美山川和風土人情。
“外公的曲子都是在上海寫的,沒有一首誕生在外地。”丁善德寫《滇西詩鈔》時,餘隆就在外公身邊,“他採用了雲南的一些民歌元素,但作曲手法非常現代,包括三拍子變六拍子。他還跟我解釋,我當時太年輕了,還不太懂。”
餘隆記得,那時候的中國正值改革開放,國門大開,丁善德那一輩作曲家有一種重新找回青春的感覺,每天呼吸的空氣都是新鮮的,大家都很興奮,固有的創作思維被打破,可以用各式各樣的現代手法來作曲,對藝術有一種極致的追求。
餘隆是被外公帶大的,從小跟着外公學鋼琴,22歲之前都紮根在上海。
“外公最早是鋼琴家,後來才成為作曲家,最好的作品是鋼琴作品和藝術歌曲。他是情懷很深的人,家裏至今還留着他在巴黎音樂院求學時和老師們的通信。”
1956年,丁善德開始出任上海音樂學院副院長,在少年餘隆的記憶裏,家裏總是門庭若市,“李德倫、賀綠汀和外公談話,我都在旁邊聽着。以前的人都喜歡在家裏談事情,也不需要電話預約,大家敲門就進來了,聊工作、聊生活、聊家庭。”
丁善德希望餘隆變成偉大的鋼琴家,雖然老人家的願望沒實現,餘隆還是得了外公的“真傳”:與人為善,業務要專業、要嚴謹,多提攜年輕人。
餘隆很少在一場音樂會里,上演如此多“小結構”的作品,比如藝術歌曲《愛人送我向日葵 》,中國民歌改編作品《槐花幾時開》《太陽出來喜洋洋》《可愛的一朵玫瑰花》《瑪依拉》《想親孃》。餘隆和黃英

餘隆和黃英

“每首都是小曲子,但講的都是大故事。”和上海交響樂團、女高音黃英排練時,餘隆總是忍不住感嘆曲子裏撲面而來的“生活氣”,都是生活的美好寫照。“Appreciate!”他特別用了一個英文單詞形容它們帶給自己的觸動,“你懂得了生活裏的美,會帶着感恩的心去感受美。”
雖然是中國腳程最忙碌的指揮家,餘隆還是能撥開時間的縫隙,偷吸一口生活的氧氣,享受生活裏的點滴美好。比如,沒有任何目的,和朋友吃飯、喝酒、聊天,是他最開心的;再比如,伸手幫人一把,也很開懷,他甚至感謝別人需要他,讓他感覺自己是個有用的人。
看別人享受生活,他也樂在其中。前幾天北京零下二十度,有一次半夜回家,餘隆看到門口警衞眯着眼,正在搖頭晃腦地聽京劇,也沒叫他,等他聽完了再敲窗請開門,“幹嘛要去打擾他呢?他得意的不得了,我打擾他享受就是一種罪過,寧可站着等他聽完。”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梁佳
校對:張豔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馬勒,丁善德

相關推薦

評論(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户端下載

熱話題
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