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名優之死》登上首都劇場:京劇不老,話劇出新

澎湃新聞記者 王諍

2021-01-14 09:26 來源:澎湃新聞

字號
1月12日起,北京人藝的新排經典大戲《名優之死》二度登上首都劇場的舞台,正式開啓新一輪演出。講規矩和氣節,談執着與堅守,這部田漢的名作在經過二度創作的創新,呈現出一種全新的生命力。“這個戲新中見老,老中見新,既讓觀眾感到京劇的博大精深,又符合現代觀眾的審美和欣賞特點,在傳統與現代之間轉換自然、巧妙和有機,真正達到京劇不老,話劇出新,讓觀眾在不知不覺中看到兩種藝術的韻味。”導演任鳴在介紹該劇的藝術特點時説。《名優之死》劇照 本文圖片 李春光 攝

《名優之死》劇照 本文圖片 李春光 攝

在北京人藝歷史上,《名優之死》曾於1957年與1979年兩度公開上演。2018年,田漢誕辰120週年之際,該劇新排版曾於當年年底與觀眾見面。不僅為緬懷逝去的中國戲劇大家,也藉此表達戲劇與戲曲間相通的藝術執着。回望本劇創作之初的1927年,田漢有感於清末鬚生劉鴻升英年早逝的遭遇,撰寫出此劇,便贏得了廣泛的讚譽。
《名優之死》全劇中最大的看點無疑是京劇和話劇的完美融合,與以往話劇中運用戲曲元素不同,這部戲讓觀眾看見戲劇的敍事方式和京劇的故事內核,既有形式美又有主題昇華,兩者結合成為舞台上的一種全新樣式。同時,整個故事用 “活着是為了唱戲”還是“唱戲是為了活着”這種理想追求的不同,以及對於傳統的堅守與背離,在舞台上形成鮮明的戲劇衝突,引發觀眾思考和共鳴。“我們是站在今天的角度、立場和理念去詮釋劇本、人物、主題的。”任鳴認為,對於規矩和氣節的呼喚,讓該劇具有強烈的現實意義。
“見了觀眾,一部戲才算是完成。”同時兼任導演和主演的閆鋭表示,有了2018年首演的舞台檢驗和一段時間的沉澱,此番迴歸也在舞台處理上做出了調整。首先“台詞上要更精煉,節奏上更緊湊”,同時“去掉了一些展示性的動作,還是別過分炫技,要以戲為主,從人物出發”。閆鋭説道,從導演角度上對戲進行了整體把握,從演員角度他對人物認識和表演分寸上也與以往有了不同,“原來比較使勁,現在要放下來,松一點,才能更有強調和突出表現的東西。” 與其他話劇不同,《名優之死》一方面需要話劇演員有舞台成長,另一方面還考驗演員的戲曲功底,雖然是戲曲科班出身,但閆鋭稱要恢復起功夫來也不是件容易事,早在兩個月前就提前穿起了京劇的厚底鞋,甚至一邊導戲,一邊壓腿、踢腿。“你下多少功,出多少力,流多少汗,台上就會結什麼果。”而對非科班出身的李小萌來説,就是更大的挑戰,“唱戲的音區和舞台説話的音區是不一樣的,需要找到合適的位置。演員需要對自己有要求,有控制。不是要了解一些皮毛,要了解更深層的東西。”
就像劇中的台詞所言,“出將入相生死門,座兒中常有劇中人。”不論是台上演員的手眼身法步,還是他們悲歡離合,12日晚間的演出都令現場觀眾多次鼓掌叫好。類似於當年的電影《霸王別姬》片尾,程蝶衣一曲《霸王別姬》中真個兒自刎在舞台之上。《名優之死》中也多有將戲文套嵌進劇情的橋段。劇末,作為京劇守成者的一代名伶劉振聲,拖着病體登台演繹《打金磚》。悲切難掩的他,唱完“口口聲聲要索命, 嗚咽叱吒化愁雲,天地對我都怨恨。”舞台上一個翻身,跌落塵埃……據悉,這部作品將上演至1月21日。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陳詩懷
校對:欒夢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人藝

相關推薦

評論(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户端下載

熱話題
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